爱与祈祷:一位校长对下一代的肺腑之言

《爱与祈祷》是美国著名教育家贾维斯校长的演讲文稿,蕴含了很多年轻人梦寐以求的智慧。贾维斯校长关注学生的品格塑造,挑战他们思考人生的意义。全书亲切平实,曾作为内刊被几代学生流传和珍藏,现结集出版,惟愿惠及更多读者。

SKU: 6642 分类: ,

描述

报佳音号 6642
外文书名 With Love And Prayers: A Headmaster Speaks to the Next Generation
作者 [美]华盛顿·贾维斯(Washington Jarvis)
译者 胡碧榕、曹敬军、遇力宁、王敬虹
ISBN 978-7-5527-0317-7
出版社 甘肃人民美术出版社
出版年月 2015年1月
开本 32k
页数 427页;350千字

《爱与祈祷》的特色

1、这是一本写给教育工作者的书,因本书收录了美国著名教育家贾维斯校长几十年来面向青年学子的精彩演讲文集;

2、这是一本写给家长的书,因贾维斯校长将学生们当做自己的孩子,书中话语饱含对学生们品格的关注和对人生意义的思考;

3、这是一本写给高中生和大学生的书,因他们漫长的人生道路即将开启一个新的篇章,书中所蕴含的人生智慧和思想亮光,将成为他们漫长生命旅途中的一座灯塔。

4、这是一本写给基督徒的信仰之书,爱与祈祷是本书的中心。作为一名执着的圣公会牧师,贾维斯校长每天早晚为学生们祈祷,把每个孩子都交托给上帝。老校长在一次演讲快结束时说,“当我们已经竭尽所能、再也无路可走、再也无话可说、再也无能为力的时候,祈祷,是我们最后能奉献上的”。

谁适合读《爱与祈祷》?

1、高中生、大学生和家长们;

2、教育工作者;

3、基督徒。

《爱与祈祷》内容简介

这是一本美国著名教育家的演讲文集,蕴含很多年轻人梦寐以求的深刻又实际的智慧。

作者贾维斯校长在一所历史悠久、声誉卓著的高中任职35年,其丰富的教学经验、人生阅历和思想精华,都集中体现于每月对学生的演讲中。校长将亲爱的学生视同己出,每次演讲不用老生常谈大道理,只以自身经历的真实故事,娓娓道来生命中各种“不平常的常识”,预备学生面对复杂的人生。

他热情关注学生的品格塑造,挑战他们思考人生的意义;他坦诚探讨在艰难处境中如何做正确决定,鼓励学生敢于拥有更远大的梦想和志向。

全书在亲切平实中透出沉甸甸的语重心长,校长对学生挥不去的深爱跃然纸上。

这些演讲曾作为内刊被几代学生流传和珍藏,现结集出版,惟愿惠及更多读者。

编辑说,“这本书的译者,就是几位对校长的演讲读得爱不释手而主动翻译的家长”。

《爱与祈祷》作者简介

华盛顿·贾维斯(Washington Jarvis):毕业于哈佛大学和剑桥大学。34岁时被选为波士顿罗克斯伯里拉丁学校(Roxbury Latin School)校长,因杰出的成就而被授予多种荣誉。

《爱与祈祷》目录

第一部:对意义的追寻

  • 第一章 我在这里忙活什么呢
  • 第二章 青少年最常听到的谎言
  • 第三章 态度
  • 第四章 停-看-听
  • 第五章 超越表象
  • 第六章 怎样才能快乐
  • 第七章 对幸福的追求
  • 第八章 吃了蛋糕又指望它还在
  • 第九章 美国青少年最伟大的悲剧
  • 第十章 赞颂马丁•布伯
  • 第十一章 精神境界
  • 第十二章 打消疑虑
  • 第十三章 大卫与歌利亚
  • 第十四章 应对压力
  • 第十五章 独立自主
  • 第十六章 有时我会灰心丧气
  • 第十七章 穿过幽谷
  • 第十八章 东方三贤士之旅

第二部:活着的价值

  • 第十九章 对父亲的回忆
  • 第二十章 信仰
  • 第二十一章 希望
  • 第二十二章 爱
  • 第二十三章 神圣的解脱
  • 第二十四章 集优秀品质于一身
  • 第二十五章 有关文斯·隆巴迪的一些想法
  • 第二十六章 心灵的生命
  • 第二十七章 除非你变得像个孩子
  • 第二十八章 超越自我沉溺
  • 第二十九章 言行举止造就绅士
  • 第三十章 一生要恪守的三句话
  • 第三十一章 杀人不偿命
  • 第三十二章 狡辩的艺术
  • 第三十三章 通往地狱的大道是由良好动机铺成的
  • 第三十四章 三条糟糕的忠告
  • 第三十五章 友谊
  • 第三十六章 作领导者——上篇
  • 第三十七章 作领导者——下篇
  • 第三十八章 “我们生活在一个飞速变化的世界”
  • 第三十九章 凡是值得做的事情做得不好也值得做
  • 第四十章 刚柔并济

《爱与祈祷》书摘

前言

时代的另类:托尼·贾维斯(Tony Jarvis)和罗克斯伯里拉丁学校

大千世界就是一所学校:

为拯救其于灾患消亡

我担当起代理总管的重任

为上帝,这位伟大的校长

—— 乔治·罗斯特雷沃·汉密尔顿《短诗集》,1928

尊敬的华盛顿·贾维斯牧师以及他主持了四分之一个世纪的罗克斯伯里拉丁(Roxbury Latin)学校都是我们这个时代的另类,并且他们都以此为傲。在纷纷扬扬的北美私立中学的教育领域中,他们鹤立鸡群,因为那么与众不同。贾维斯博士是位执着的、带有天主教倾向的圣公会牧师,在这个媚俗的年代,他却将校长这一职务视为神职人员的天职。男孩们习惯性地称呼他为“神父”。人们从未见过他不戴领圈,在学校频繁举行的重大盛典等场合,他总是身穿红色长袍,腰系学院式衣带,外披礼服,头戴冠冕。确实,贾维斯打扮得就像一名古典歌剧《拉迪戈》中的角色,他与任何一位跨出肖像画框的17、18世纪的前任校长相比,都可以轻而易举地达到以假乱真之效果。他为学生们祈祷,并对他们说他爱他们,而且他是在大庭广众之下经常性地这么做。

这所学校在这大势所趋的男女混校教育时代,仍坚持其强健的阳刚风格和自豪的单性教育,并坚定不移地独行其道。它的课程经典至极:希腊文和拉丁文不是花哨的开胃小菜,而是必食正餐的核心部分,而正式的“礼堂”,这个对全校集会的惯称,每天都以校长端坐在主持椅中作为一天的开始。在每学期开学时,贾维斯博士总会以一位父亲、一位牧师或一位导师的身份,向学生们发表开学致辞,尽管他爱他们,但他不是他们的老兄:他是首领,而且孩子们似乎喜欢他的这种作风。 

自1645年以来,这个“培育虔敬品德的苗圃” ——独具慧眼的科顿·马瑟(Cotton Mather)曾给它这样的称呼——坚守着上帝赋予它的使命,那就是,以“培养[学生]为教会和国家履行公共服务”为宗旨。此类雄心抱负并非独一无二,在许多独立运营的北美私立学校的早期创校文件中,都能找到类似的言语。而罗克斯伯里拉丁学校的独特之处在于,它从未偏离过其创校宗旨,并且坚持贯彻至今。罗克斯伯里拉丁始终抵御着扩大规模的诱惑,坚持选择小而精的方针。同时,由于长期以来妥善精细的财务管理,使其有足够的财力为所有满足录取条件的学生提供最优秀的教育,而不需要考虑学生家庭的支付能力。

对于不了解内情的人来说,这样的教育机构,看起来像是一个为统治阶层不合理特权而设立的培养精英的摇篮。但是,就象许多被人们津津乐道的不属实的传说一样,这种说法也完全与事实相悖。作为整个北美洲最古老的、尚在运作之中的学校,它引以为豪的一点,就是自从创立开始就被构想为一个培养公民道德的机构,旨在为各个种族的男孩子们培养其在多元文化的社会中作为根基的品德。学校的创始人是虔诚的约翰·艾略特(John Eliot),因为他为土著印第安人所做的工作,而被称为“印第安人的使徒”。他还曾为被带到波士顿的非洲奴隶的后裔们争取福利付出辛勤的劳作。他怀抱的热切希望就是,黑人、白人和印第安人的子孙们可以共同在他的学校里接受教育——这一志向招致了与他同时代人的诸多批评,也赢得了——包括我们自己这代人在内——那些自诩主张“多元化”观念的后人的钦佩。

然而,并不是每一个有着杰出历史传统的学校,都能够一如既往地在当今社会的环境中茁壮成长,而且对于许多这样的学校,过去的历史反而成为当前的包袱,一个尽可能迅速而且时尚地卸去的包袱。在过去的25年里,私立中学教育在太多的情形下是在叙述一部悲哀的故事,一部勇气丧失殆尽、存在的价值和意义面临重重危机的故事。许多这类机构的使命已经变成力图在各时代发生的巨大社会变革中谋求生存。为此,他们被迫改变自己的使命,屈服于市场的势力,而且他们常常发现自己完全受制于消费者至上的社会,发现这个社会对“客户友好型服务”的欲求永无止境。

但是20世纪末的罗克斯伯里拉丁学校却完全不是这样,这在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本届校长在任期25年以来所做的工作。1838年,在罗克斯伯里拉丁已经建校193周年时,托马斯·阿诺德(Thomas Arnold)博士在他刚出任校长的英国拉格比学校(Rugby School)推动了一场激进的改革。关于他的新学校,阿诺德曾做过著名的论述:“我们在这里必须致力追求的,首先,是宗教和道德的原则;其次,是绅士的行为举止;其三,才是智力思维的能力。” 如今已经很少有人引述托马斯·阿诺德的这段话了,但即使是随意地浏览一下托尼·贾维斯的这本及时雨般的演讲集,显而易见,阿诺德的理想——在如今与在当年是一样的激进——在罗克斯伯里拉丁 学校里仍然生气盎然、朝气蓬勃、欣欣向荣。罗克斯伯里拉丁的创始人曾指示校长们,要“竭尽全力,言传身教,对学生在学业、道德和神学等各个领域加以指导”。在目前使用的学校宣传册中,在贾维斯校长用精美的意大利字体亲笔书写的字里行间,我们可以窥见他对这一要求的诠释,那就是坚持致力于建立一个“全面的教育理念,力求不仅在学术上,而且在道德、审美、体格和社交等各方面,促进学生的成长和发展”。 该简介接着说:“……我们首要关心的是一个男孩将他所接受的智能培养用于什么样的目的。我们最为关心的,是一个男孩有什么样的人品。”

这种关切的心声通过这些演讲一遍又一遍清晰地传达出来:本书的标题本身,“爱与祈祷”,就说明了这一切。我作为校方的终身董事——终于,在这里有必要公布我的身份了——会从学校收到大量的书面材料,在每个季度召开董事会之前,我必须对所有这些材料进行认真阅读和消化:而我每次翘首以待并抢先阅读的,就是含有校长的新学期开学致辞的那份刊物。其中有些演讲我在学校里已经亲自听过,毕竟,就像一个精彩的讲经布道,这些演讲都是用来听的。面对一群大清早起来被迫当听众的男孩子们进行演讲,可不是一桩容易对付的挑战。因此,伴随着许多其他原因,不少学校都放弃了全校集合专门听校长训话的做法。但是,在罗克斯伯里拉丁,校长却自然地、定期地使用着他的超级讲坛(bully pulpit)。奇迹中的奇迹,这些讲演读起来如同听起来一样富有感召力,带着一种语重心长的意味,更因此产生了一种自然的、道德上的权威性,读者可以从字里行间感受到作者诚挚自然的道德权威。

正如作者在这本演讲集的《引言》中提到的,他习惯于以叙述的形式进行思考和写作,这就意味着他必然要讲故事,并且从自己的生活和经验中提取素材。从现实生活中抽象出来的大道理,讲起来容易,忘掉也一样容易;而从活生生的生活经历中汲取的道德准则,却可以传达给其他活生生的人:自己的人生就是自己的故事的写照。几乎所有贾维斯博士的演讲都是从一个曾经真实出现过的场面开始的,比如,“我乘的是从波士顿市区回家的末班火车……”“春假的第一天,我在伦敦奥德乌奇剧场前排队……” “十天前在弗吉尼亚州,我访问了阿托克马斯……” “如果你是校长,你就不可避免地要与家长们打交道……” 这种方式,如果不是出自一位真正大师之手,很容易遭到讽刺性的模仿—— “女王和我都不喜欢那些总爱借着提及名人以炫耀自己的人……”——我们也许会对跟着托尼(的演讲)到处旅行产生倦意,但是由于他总是去走访有意思的地方,并且一路了解到很多有趣的事情,加之他比谁都更喜欢分享,所以我们总是被他的话所吸引,从来没有产生过任何反感。

他最发人深省的演讲之一,题目为“青少年最常听到的谎言”。他上来就说:“上个假期的一个夜晚,我再度领悟了这样一个观点 ——没有任何一个年龄段的人比青少年受到更多谎言的误导了……” 青少年本能地觉得事情确实如此,但使他们震惊的是,他们自己的校长在大礼堂里正式地确认,他们最担心的事情是真的,所以他们没法不认真听,我们也是如此。然后他进一步指出了“电视剧式家庭”的谎言,在于其对生活严重地、过度地简单化,并推崇《脱线家族》式的道德观。他还指出了经常在毕业典礼上被重复的“(高中是)一生中最美好的岁月”的谎言——如果真是这样一定会很可悲;还有就是“不应有痛苦”的谎言,误导青少年不去为迎接未来人生中的痛苦做好准备。最后,他总结说:“痛苦比成功更能使我们成长。”

这些演讲的力量,在于其解读现实时所表现出来的非同寻常的常识。贾维斯博士能够把许多道理有力地表述出来,让这些道理的力量不是晦涩深奥,而是深入浅出、平易自然。而大多数人却误以为感人就是重要,平易就是过于简化。他关于谎言的那个演讲,也许会引出“不要相信任何人、任何事”的愤世态度为结论,但恰恰相反,他以一段“如何建设性地生活在真相里”的精彩论述作为总结。有时候,真相告诉我们,有些问题没有答案,没有出路,没有电视剧里那种干净利落的解决办法,而这正是我们需要大胆面对自己内心,渴求帮助的时刻——来自人的以及来自上帝的帮助。贾维斯校长在演讲快结束时说,“当我们已经竭尽所能、再也无路可走、再也无话可说、再也无能为力的时候,祈祷,是我们最后能奉献上的。” 如果他在演讲开始的时候就说这是一个关于祈祷的讲座,估计没有人会从头听到尾。但是从谎言到祈祷的论证过程是如此的引人入胜,如此的阐释丰富,如此的表述清晰,以致于我们很吃惊地发现,祈祷根本就是唯一可能的结论。

在另外一个题为“大卫和歌利亚”的演讲中,作者开始先叙述了一段对话。“最近,我的朋友把我介绍给一个人。当那人听说我是罗克斯伯里拉丁学校的校长时就立刻问了我一个问题:‘当孩子们展望未来的时候,你究竟能给他们什么样的忠告呢?’还没等我回答他的这个问题,他接着就发起了一连串充满悲观厌世情绪的反问,显然,他对问题的答案不感兴趣,因为问完问题后他就匆匆离去了。对他提出的第一个问题,我的确想了很久——‘当孩子们展望未来的时候,你到底能够给他们什么样的忠告呢?’既然你们今天都坐在这里,无法跑掉,我就和你们分享一下我的看法。一言以蔽之,就是圣经故事中大卫和歌利亚的故事。” 这个演讲可能就此变成那个著名的圣经故事的翻版,甚至可能更糟糕,变成一个周日下午布道词的简化改写版。但是令人高兴的,并且非常符合其特点的是,这个演讲并没有变成这个样子。托尼·贾维斯声情并茂地讲述了这个故事;当然,他也指出了要点:不是故事里说了什么,而是故事意味着什么。通过历史上和当代的例子,他详细论述了明显弱势的一方如何战胜了巨大的挑战——他把这个称为“弱者之胜”。在这个过程中,他始终没有忘记,促使他演讲这个题目的动力,就是那些令人厌恶的悲观主义者的存在——那些悲观主义者经常纳闷,在世界上似乎是无法战胜的各种烦恼面前,还有什么是值得跟青少年说的话。鲜明地挺直腰板,直面我们时代的各种麻烦,校长在演讲结束时这样说,“我丝毫不为你们感到惆怅,与此相反,我为你们庆幸。充满危险的时期也同时给了我们绝好的机会。……今天你们在座的有些人将会找到信念和勇气,将自己的生命奉献给永生的上帝,坚信他会将你微薄的力量用于他宏伟的目标。与大卫一样,在侍奉上帝的事业中你终将得胜。”

这是很严肃的题材:上帝,勇气,奉献,信念。在任何环境里,这些都值得关注和评论。但是,尤其在现今的时代,当年轻人从那些不敢以身作则、充其量只敢兜售些时髦说法的长辈那里,除了听见一些自我印证的蠢话根本得不到什么有益的教导时,贾维斯这样大张旗鼓地说出自己的思想,具有非常正面的鼓动意义。这也相当有叛逆性,也就是说它是跟世俗的智慧、大众的见解、流行的观念等格格不入的。我们的文化常认为自卑是唯一的原罪,但这无法回应校长的尖锐挑战,即真正的社会问题不是自卑而是期望值太低。

如果贾维斯博士所宣讲的对这些青少年来说是新东西,那么对老一代的人来说,对那些还记得鼓舞、激励和神圣等是教育青少年的基本观念的旧时光的人来说,这一切应该听起来很熟悉。我本人无缘受益于罗克斯伯里拉丁的教育,但五十年前,在美国麻萨诸塞州普利茅斯(Plymouth)市的公立初中里,我们每天的第一件事是唱校歌,歌词我至今还记得:

要坚强!

我们不是来游戏、梦想或游荡,

艰苦的工作在等待我们,重任压在我们肩上。

艰难奋斗要勇敢面对,决不退让,

因为它是上帝的礼物。

要坚强!

要坚强!

不要说日子里充满了邪恶——我们无人可以谴责!

不要袖手旁观——那是多么的可耻。

站起来,说出来,勇敢地,以上帝的名义!

要坚强!

要坚强!

不管恶势力多么顽固,

不管战斗多么艰难,多么漫长;

不要软弱,坚持战斗!凯歌会在明日奏响。

要坚强!

——贝葆柯

有人也许会不屑地把这些等同于一个世纪以前的英国贵族学校里的那种夸张,或那种在美国被当作“强势基督教”而闻名的苦干美德——这种苦干美德曾被诸如菲利普·布鲁克斯(Phillips Brooks) 和西奥多·罗斯福(Theodore Roosevelt)这样的名人倍加推崇。但是这里其实有着更丰富的内涵,远远超过了洗冷水浴、体罚、崇尚蛮力等等——事实上,这类习俗在罗克斯伯里拉丁早已不复存在。在贾维斯的演讲中,有一种牧师式的同情心,简单明晰同时又是如此的尖锐深刻,它会让那些饱经生活风霜的人热泪盈眶——那些生活的无常与艰辛,是天真的青少年们尚且无法想象的。 在一篇《应对压力》的演讲中,他总结说,“人生的幸福不是指没有压力和焦虑。人生的幸福在于找到应对生命中不可避免的压力和焦虑的方法。” 在另外一个演讲《独立自主》中,他跟那个孩子直接对话——对那个尽管有着最良好的愿望和努力,却总是被人生的险恶和要求击倒,总是感觉到自己无助、无望、不足的人,贾维斯博士没有摆出一副校长的派头来教训说,“打起精神来!” 相反,他总结说:

如果你坦诚地面对自我,那么当你在人生旅途中摸索前进时,你会遇到失去目标的时刻、挫败失意的时刻、孤独无依的时刻、筋疲力尽迷失方向的时刻、痛苦绝望空虚的时刻。在所有这些最黑暗的时刻,你绝对没有、永远不会远离上帝的爱——无论你感到自己多么渺小多么一钱不值。你不必等到最黑暗、最艰难的时刻才把手伸向上帝。真正的强者——那些能够自强自立的人——是那些认识到自己的弱点和局限的人。真正的强者知道,他需要向上帝和人生旅程的同伴寻求帮助。

有一个罗克斯伯里拉丁的成年人朋友,也是校长演讲的忠实读者。他曾经不无悲哀地说:也许,对那些早上八点钟来听演讲的学生来讲,所有这些都是枉然。他们也许更急于开始上课而不是开始人生。这实际上是一种可以理解的自负,以为只有成年人才能理解和珍惜撒在面前的字字珠玑,但是我总是有种感觉,其实校长了解他的听众,并且他对孩子们所讲的话就是特意针对他们的。确实,也许他们长大之后才会更深刻地珍惜这些一大清早的智慧之语,尽管他们现在可能会觉得这些都是理所当然的。但是,正像想要重复听贝多芬的四重奏就得有第一次,而第一次听也是有意义的,这些演讲也是这样。孩子们不见得会读这本书,即使是罗克斯伯里拉丁的那些非同寻常的孩子们也未必会读这本书,但是很多大人会读,而且他们和自己的孩子会获益于这位与当今潮流并不合拍的校长,他坦露出自己的灵魂,以期促使他人或许会意识到自己也有灵魂。鉴于他的演讲的完整价值,和他对该校的卓越管理,托尼·贾维斯已经步入了肖像墙上那些著名前任的行列。John Dryden在一六八四年为威斯敏斯特学校的文法家Lewis Maidwell所作的挽歌,是对他的最好概括:

让我们都来赞美我们的尊敬的院长,

让我们用感激的笔来写下对他的颂扬;

我不敢夸口,但是我之成为今天的我,

就是因为遵循了他的原则和榜样。

他关切的指导培养出我们最高贵的人才,

在议会里增色添彩,在法庭里把正义弘扬。

但尤其重要的是,他从伊甸乐园里,

把缪斯的珍藏撒播到世上。

——彼得·约翰·戈麦斯,马萨诸塞州剑桥市,1999年9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