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与银币(经典主日学读物,清教徒敬虔故事集)

本书包括十四个短篇青少年故事,倡导悔改和信心,以及新生命生发出来的美德,包括履行职责、勇敢、正直等品格。这些故事向我们呈现了几百年来西方宝贵的信仰传统,其中大部分是清教徒的故事。这些故事是经典主日学读物,同时也适合成年人阅读。

SKU: 6067 分类: , ,

描述

报佳音号 6067
外文书名 Grace & Truth Character Books
作者 [美]玛丽·科德(Mary Code) 等
译者 朱文丽
ISBN 978-7-5461-2212-0
出版社 黄山书社
出版年月 2012年1月
开本 16K
页数 197千字;260页

《少年与银币》特色推介

这套温馨感人的“新西方经典故事读本”是原“西方经典故事读本”的修订再版。其中《少年与银币》是这套书中最新翻译出来的故事。

这套书是经典敬虔故事集,成书时间约为十七世纪到十九世纪。这些故事向我们呈现了几百年来西方宝贵的信仰传统,其中大部分是清教徒的故事。这些故事在历史上曾是经典主日学读物,同时也适合成年人阅读。

《少年与银币》内容概要

本书包括十四个短篇青少年故事,倡导悔改和信心,以及新生命生发出来的美德,包括履行职责、勇敢正直等品格。

《小小药童》讲到贫苦的小男孩乔治如何在送药的工作中战胜玩忽职守的试探,并不断学习如何去爱;《小戴西》讲述小女孩戴西帮助小伙伴们认识到妄称主名是严重的罪;《良田莠祸》讲述了苜蓿田里的“毒草”和心田里的“毒草”的故事;《少年与银币》则告诉我们贪财所带来的严重后果,少年马丁对一个小小试探的疏忽,最终使他陷入罪的泥潭……

《少年与银币》书评

大地上欢喜快乐的人们

杨 声

这是一套西方经典故事集,成书时间大致是十七世纪到十九世纪。在那个黄金般的年代里“公平居住在旷野,公义居住在肥田”,大地上生活着一群欢喜快乐的人们。这些作品在过去的世纪里滋养了一代又一代的英美男女。正如本丛书的原出版者美国恩典与真理出版社所宣称的,要借着这一套书“将过去若干世纪中伟大的作品,带给现今时代的每一个家庭”。

开拓者的故事

当代中国人重知识而轻道德,重技能而轻品格。然而没有好品格,技能可能成为罪恶的帮凶;而有好品格,人却终能成器。

当初看到著名作家斯迈尔斯那些记录英国十八、十九世纪的人们不畏艰险,争取公义,付出爱心,开拓未知荒野的作品时,深为他们的品格所吸引。这一切来自于他们国民的信仰中所传承的宝贵精神。然而,我们中国人从近代历史中却无法得到如此丰厚的精神滋养。

我惊喜地发现,斯迈尔斯所写的那些开拓者们的成长故事就在这套书中。

英美传统年代的民众独立、质朴、尽职、勤奋。前些年有学者反省中国人的浪漫务虚,指出要“贴着大地行走”,做一个务实的行动者。而这些英美民众不仅“贴着大地”,而且是“在大地上生根发芽”的人。他们品格优良,满怀仁爱。

我深爱那些早期英国土地上的人们,他们也许劳累,但是健康;虽不富有,但是常乐。勤劳的迪克早晨与云雀一同起床,黄昏与羊羔一同入睡;而寡妇亚当斯夫人在集市上绝不短斤少两,在家中教导孩子们以正直、清洁和勤劳。一个社会财富的积累,诚信的建立、正义的维护就是从这里起步的。

当我们的阅读来到十八世纪的美国时,此际,人们生活更富足自由,但是古老信仰所传承的精神却没有大变。他们受滋养于一个伟大的传统,就是以充满活力的个人品格,建造家庭进而影响社会的“在大地上生根发芽”的传统。

家庭是社会的基本细胞,许多的男人和女人是从家庭中得到建造并且造福于社会的。许多罪恶也是从家庭酝酿,进而泛滥到社会的。

另一种突破的时候

当代环顾四周,更多的高楼被建起,更多的家庭破碎。一代人背叛传统,更新的一代更加变本加厉。留下的只有碎片、喧嚣、放纵后的空虚。

当下所流行的幸福标准是金钱与权力,然而,“人若赚得了全世界,却赔上自己的生命,有什么益处呢?”我们需要反思,是否钱越多就越幸福?就如我的一个朋友在商场拼杀五十余年功成名就之后说的:“人的生命不在乎家道丰富。”对于幸福,这一套书提供了一个新视野,书中描写了一个个并非豪门但却幸福的家,因为那里有爱,有邻里和社区的温馨。他们没有为他们的谋生方式所奴役。自由勤劳的他们,爱着,并且梦想着。

归去来兮,田园将芜胡不归。千余年前诗人陶渊明感受到官场“职业生涯”的无聊和辛酸,打起了回老家去的主意。当代的我们被从水稻田和小麦地上连根拔出,漂流在城市,也许有些人的感受类似于陶渊明,不过陶氏有老家可以回,我们却无路可退。

也许到了举目仰望,实现另一种归回,追求另一种突破的时候了。

人性恶与人性善

看了这套书,对其中少年的叛逆经历感慨很多,是什么原因使纯良少年渐长后都有一个邪恶的倾向呢?人性是本善还是本恶呢?如果人性是本善的,我们不快乐时,只要勤于实践一些能带来快乐的原则就行;而少年叛逆时只要加以教化,恩慈和管教并举即可奏效。但如果人的本性是有罪的,我们或许需要找到一条治本之路。

本套书所反映的西方传统观念也是人性本恶,但是,他们同时认为生命靠着信仰能产生本质的改变,信仰能带来新生并在人的生命深处放下向善的能力,使人不仅知何为善,更给人能力去向善。如此,对于一个走上错路的人,人们不至于将他一棒打死,却能加以宽容、引导和关爱,期侍他的新生。本丛书故事之一的《乔.巴特力》说的就是这样以爱唤得浪子回头的故事。

是什么让他们如此快乐?

西方近现代文明立根基之初是以天道为本的。信仰就在于归回天道,与天道建立生生不息的生命交流。孙中山先生说,治理天下之根本在于:从神道而入人道。而《易》曰:“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因为天道是“健”——生生不息的,所以仰望上天的君子,品格刚健,生机活泼地开拓和进取。

我们这样说,是因为实在看到信仰是西方社会近现代成功的重要精神资源。从本丛书中可见,西方在从农村走向城市化的过程中,也经历了深刻的精神危机,本丛书所反映的精神是促成他们成功度过这一危机的重要因素。这些精神的核心是奠基于信仰的。而信仰对于他们,套用一个前辈学人的话说是“一种生活方式”!正如《少年查尔斯》的主人公查尔斯所说的一样:“没有什么能使人真正快乐,惟有信仰!”

过去中国读者能读到的西方经典童话许多都是产生于中世纪,背后也带着中世纪鬼神论的色彩,显得神秘而离奇。然而真正带给西方近现代早期的家庭和青少年祝福,并且具有现代性品质的是我们所发现的这个系列。

正是感恩的季节,也是收成的日子。深深感谢许多译者、插图画家和编者们,是他们的辛苦劳作使我们能将这些作品奉献给中文世界的读者,盼望它们能给多人带来丰盛的祝福。

《少年与银币》目 录

  • 小戴西
  • 小小药童
  • 良田莠祸
  • 漂泊孤女
  • 谁是懦夫
  • 少年与银币
  • 小车夫汤姆·怀特
  • 听老人言
  • 敬虔是一笔财富
  • 店铺里的小学徒
  • 我的上司
  • 两次旅行
  • 才 能
  • 遗 产
  • 雷彻弗尔德的往事

《少年与银币》书摘

少年与银币

“明天再说吧,”少年马丁自言自语道。

他在地上拣到一枚六便士银币,也不知道是谁丢的。他只知道那不是他的,他也没想过要把它居为己有。

伯纳德·马丁的父母从小就对他严格要求。有一次,他因在一件可谓鸡毛蒜皮的小事上不诚实,受到了他们严厉的惩罚。他只不过在他父亲的果园中偷摘了一些果子吃。他父亲曾严格禁止他碰那些果子。他的行为即表现为不诚实,又表现为不听从父母,他们让他为自己的行为付上了代价。在这样严格的环境中长大,小伯纳德的脑海中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记。从那以后,他没再故意耍过心眼,直到拣到这六便士。

伯纳德·马丁拣这六便士时没人看见。有些男生可能认为把这六便士居为己有没什么错;他们可能会这样想,钱掉在地上,谁看见就归谁,这合理合法。但伯纳德的认识比这强。他知道,起码的诚信原则要求他立即去找到丢了钱的人,他也打算这样做。

伯纳德的第一个反应是立即开始找失主。但另一个念头使他没有行动:他有责任寻找失主;失主也有责任告知他失钱。“不管怎样,”他想,“今天去做,或明天去做都一样。”

然后伯纳德便开始作起了思想斗争:“丢钱的人很可能是一个口袋里装满钱币的小男孩。他可能会这样想,‘干吗为六便士兴师动众!’如果他是个丢得起六便士,或扔了也无所谓的人,他会说,‘从口袋里掉出一枚六便士的硬币,我哪会注意那么多。谁拣到谁走运。’”

“我同意,”伯纳德口袋里不常会有六便士的,他自语道,“我不会傻乎乎地逮谁跟谁说,我拣到六便士了,那以后大家就会留心自己的口袋,不再轻易丢钱;而且,如果我跟人说我拣到六便士了,人家就说他丢了六便士了。谁知道那是不是真的。”

此刻,撒旦已钻进来对伯纳德说话了,它正在播撒不诚实的种子。如果是某人给伯纳德·马丁六便士,那他会很高兴。钱不管多少,对他都不算太多。但我前面提过,他一开始并没想过要把拣到的钱居为己有。

“明天我会担心的。”他想着,然后把钱塞进自己口袋。

明天到了。伯纳德口袋里仍揣着那六便士。不诚实的种子在开始发芽;他的旧想法在他里面开始占了上风。

“这六便士不管是谁掉的,”他跟自己说道,“他肯定会觉得可惜,而且会说出来。天黑之前我肯定能听到点什么。”

但他什么也没听到。那掉钱的人一直保持沉默。但同时,伯纳德开始想,他需要这钱。如果这六便士属于他,无疑能使他羞涩的口袋殷实一点。他希望这钱真属于他。

昨天伯纳德还在想,他绝对会去找这六便士的失主。二十四小时过去了,他非但没有在物归原主的事上有任何进展,反而越走越远!

“我会把这六便士在我口袋里保管好,”伯纳德想,“等失主发现丢了钱并且说出来,我马上归还给他。”

雅各书1:13,14节说:“人被试探,不可说:‘我是被上帝试探’;因为上帝不能被恶试探,他也不试探人。但各人被试探,乃是被自己的私欲牵引、诱惑的。”

伯纳德·马丁的私欲,或者说烦扰他的弱点和罪,就是贪婪。他渴望能得到更多。他若有了几便士,便想要几先令;等他有了几先令,他可能又会要几镑了。所以,当他有六便在口袋里,他希望这钱属于他会奇怪吗?如果时间一天天过去,还是没有人说起丢钱的事,他不就开始认为这钱是自己的了吗。

上帝并没有试探他,是他的私欲在试探他。伯纳德再也没想过寻找失主归还那六便士的事了。如果钱不能按自己所喜欢的方式花掉的话,那不能真正算是自己的。他决定把钱留着不花掉,以防失主哪天会问起来。

伯纳德·马丁在操场上拣到那六便士三个星期后,全校忽然掀起了一场募捐活动。有一家穷苦人家的房子失火,家具、衣服,一切化未灰烬。他们家正好离学校不远,引起了男生们极大的同情心。他们想募集一些钱帮助这家人。

小男生一般都比成年男人更无私一些。也许是因为恶习还没来得急在他们里面孽生并且生根的缘故吧。一旦激起了头脑中的同情心,他们都会爽快地慷慨解囊。

这在这件事情上得到了证明。学校里的男生们手头都不宽裕,但很多人尽其所能帮助这家不幸的人。为这他们放弃了许多自己想要的东西。

“嘿!你打算给多少?”发起募捐的男生问道。他捐了两个半先令,这是他总家当的一半。

“那我也捐两个半先令吧。”一个男孩说。“我出两先令,”另一个说。“我出一先令,”第三个说,“我也出一先令,”第四个说。募捐名单很快就要填满了,几乎所有的男孩都把自己的名字和捐献的数目填了上去。

“马丁,这还没有你的名字呢,”募捐男生跟他说,“嘿!能不能多少出一点?”

伯纳德好象没听见,可能真没听见。他站在那堆男生圈外。但有一个男生好意替他作了回答。他悄声说:“别问马丁了,他不容易。你知道他口袋里很少有零花钱。”

“这倒是,”募捐者答道,“我忘了。”他同意豁免伯纳德这次的捐献。

“罗日买,这一行是为你留的。你呢?捐多少?”募捐者向另一个还没登记交钱的男生问道。“这是件好事,罗日买。想一想,这家可怜的女主人连衣服都还没穿好就不得不跑出来,她的衣服被烧得精光,更别说锅碗瓢盆了。哎,给你记多少?”男生又问道。

罗日买笑了笑,脸红了。“布朗,如果我有钱出,你不必问我第二次。我一个便士也没有,我捐不了。如果我那六便士没丢的话,我很乐意把它捐出来。但丢了。”

“丢了?在哪儿丢的?”站在他边上的同伴问道。

“哎,我哪知道?我只知道我原来口袋里有六便士,后来有天晚上我想摸一摸它,却发现口袋上有一个洞,钱没了。”

“我和你一样,罗日买,总是丢这丢那。”他朋友说。

“老天有眼,”罗日买又笑道,“我还算走运,口袋里只有六便士,如果有更多的话,恐怕也从那洞里溜掉了。无所谓啦,下周又该到发钱的日子了,如果募捐下周还没截止,我到时很乐意捐一点。”

“等不到下周了,”布朗严峻地说道,“这样吧,我先给你记一先令,你欠着,行不行,罗日买?”

“行,没问题。你先替我垫上,我下周还你。”粗心但善良的男孩答道,问题就这样解决了。

伯纳德·马丁听见了他们的谈话。但他却迅速悄悄地溜走了。如果他绝对诚实,敬虔而诚实,原则上,他会立刻跟他们说:“罗日买,我拣到了你那六便士。哪,还给你。我很高兴能物归原主。”但如果他真按诚实的原则,他早就应该去寻找钱的主人。

“良知使我们全变得懦弱。”正如一位诗人所说。伯纳德此刻想到,如果他现在把钱拿出来,别人就会想,为什么他到现在才拿出来;他们还会想,他怎么这么长时间也不去找失主。他害怕他的同学会对他这样指指点点。

同时,他也在心里说服自己,觉得他有权利拥有他拣到的这六便士。他在心里不断重复那句众所周知的俗语:“丢的人哭,拣的人笑。”他觉得这是很公平的规则。但如果他不是拣到钱的,而是丢钱的人,恐怕他就觉得不公平了。但毕竟他不是丢钱的,而是拣到钱的。

“我要考虑考虑,”伯纳德悄悄从那群男孩当中退出的时候跟自己说。“如果我真要把钱还给罗日买,我也得等到明天,等没那么多人在场的时候悄悄做。我可以叫他不要跟别人说为什么我这么长时间没把钱还他。”这个初步的计划使他后来心情安定下来。可是,如果他仔细反省一下自己,他就会发现,他根本无意诚实行事。

他并不诚心。到了第二天,他又有了新的想法。“罗日买并不需要这钱,而我需要。他下周又会有一大笔,而我没有。他有钱就挥霍掉,而我从不浪费。”我们暂不细表男孩内心的争斗,总之,他没把那六便士还给人家。

这是个可悲的损失。伯纳德·马丁贬低了他心目中的自己。他感觉自己比小偷好不了多少。有人可能希望这种糟糕的感觉会使人恨恶自己的罪,因而促使他改正所犯的错。但这样的事没有发生在伯纳德·马丁身上。相反,他的思想已混乱不堪,以至分辨不清对与错。他还在试图说服自己,反正他没做什么错事。他用掉了那来路不正的六便士,但很长时间后他的心还不得安宁。这悲哀就是源自当初播下的不诚实的种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