庞迪我与中国——耶稣会“适应”策略研究

庞迪我(Diego de Pantoja),来华耶稣会会士。1571年生于西班牙,1589年加入耶稣会,1596年6月启程来华,次年7月抵达澳门。万历二十七年受范礼安神父派遣,协助利玛窦进京觐见万历皇帝。后来长期留在中国传教,直到1616年因南京教案被驱逐回澳门,不久病逝。
为纪念庞迪我,在西班牙政府的资助下,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的张铠教授出版了《庞迪我与中国——耶稣会“适应”策略研究》,描绘了庞迪我的生平、功绩、时代背景以及耶稣会的宣教策略,对于研究中西文化交流、中国教会史,甚至教会对宣教策略的反省,都将有所帮助。

SKU: 5598 分类: ,

描述

报佳音号 5598
作者 张铠
ISBN 978-7-5347-5340-4
出版社 大象出版社
出版年月 2009.5
开本 16K
页数 416

《庞迪我与中国——耶稣会“适应”策略研究》内容简介

庞迪我(Diego de Pantoja),来华耶稣会会士。1571年生于西班牙,1589年加入耶稣会,1596年6月启程来华,次年7月抵达澳门。万历二十七年受范礼安神父派遣,协助利玛窦进京觐见万历皇帝。后来长期留在中国传教,直到1616年因南京教案被驱逐回澳门,不久病逝。

为纪念庞迪我,在西班牙政府的资助下,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的张铠教授出版了《庞迪我与中国——耶稣会“适应”策略研究》,描绘了庞迪我的生平、功绩、时代背景以及耶稣会的宣教策略,对于研究中西文化交流、中国教会史,甚至教会对宣教策略的反省,都将有所帮助。

《庞迪我与中国——耶稣会“适应”策略研究》作者简介

张铠,1938年4月生,辽宁沈阳人,研究员。主要学术专长是中外关系史。1956年起先后在北京俄语学院、天津师范大学学习。1979年7月起任职于中国社会科学院。著有《中国与西班牙关系史》、《西班牙的汉学研究(1552-2016)》和《庞迪我与中国——耶稣会“适应”策略研究》等书,译有《波多黎各史》、《秘鲁华工史(1849-1874)》等书。

《庞迪我与中国——耶稣会“适应”策略研究》目录

前言 北京塞万提斯学院院长(易玛·孔萨雷斯·布依)

第一章 庞迪我的东方之梦

  • 一、西班牙的“反宗教改革运动”与耶稣会的建立
  • 二、庞迪我的东方之梦
  • 三、1597年庞迪我到达澳门:兼论东方传教运动中的民族问题

第二章 从南京到北京

  • 一、南京:庞迪我与利玛窦相会
  • 二、循运河北上
  • 三、逃出马堂的魔掌

第三章 “觐见”万历皇帝

  • 一、京城献宝
  • 二、“觐见”万历皇帝
  • 三、揭开紫禁城的面纱

第四章 耶稣会“适应”策略的形成与发展

  • 一、“适应”策略:对西方传教士在美洲大陆推行军事传教路线的经验总结和反思
  • 二、沙勿略与耶稣会“适应”策略的形成与发展

第五章 庞迪我与中国

  • 一、庞迪我的中国观
  • 二、庞迪我:融人中国社会的“西儒”
  • 三、与庞迪我交往的中国士大夫:兼论晚明中国社会的特点

第六章 庞迪我与利玛窦:再论东方传教运动中的民族问题

第七章 庞迪我与龙华民:利玛窦继承人的艰难选择

第八章 庞迪我的在华宣教活动

  • 一、庞迪我在北方的传教活动
  • 二、震惊世界之举:庞迪我为利玛窦申请墓地获得成功

第九章 从“适应”策略到“礼仪之争”

第十章 庞迪我与“适应”策略的实施

  • 一、从《七克》到《天主实义续篇》:庞迪我为推行“适应”策略做出的新努力(上)
  • 二、庞迪我积极参与中国的科学实践活动:庞迪我为推行“适应”策略做出的新努力(下)

第十一章 庞迪我与“南京教案”

  • 一、“南京教案”的起因
  • 二、“南京教案”始末:兼论庞迪我所著《具揭》

第十二章 庞迪我:中国与西方文化交流的先驱

  • 一、打开加强东西方两个世界相互了解的窗口
  • 二、庞迪我在介绍西方科学知识方面的贡献
  • 三、庞迪我在促进中国与西方文学、哲学和语言学双向交流方面的中介作用
  • 四、对庞迪我在华参加科学实践活动的历史评价

后记

附录

一、庞迪我年表二、主要外国人名译名表三、参考书目

《庞迪我与中国——耶稣会“适应”策略研究》书摘

序言

塞万提斯在《唐吉诃德》第二部中曾谈到,中国的大皇帝是如何希望在北京建立一所“西班牙学院”。而他的这种远见卓识,如今已经成为现实,这所“西班牙学院”即是2006年7月成立的北京塞万提斯学院。

从这个美丽但并不孤立的例子我们可以看出,中国通过其文化、哲学和文学所表现出来的魅力,已经深深地感染了西班牙的作家们,使他们关注并进而研究中国。历史上,从16世纪中叶直至18世纪以前的大约150年间,西班牙在整个西方的汉学研究中曾起到重要的先驱作用,并使西班牙成为那一时代欧洲主要的汉学研究中心之一。但由于历史的原因,西班牙上述研究汉学的传统没能发扬光大,以至于在其后的200年间西班牙的汉学研究一直处于停滞的状态。象东西方文化交流的先驱者庞迪我(Diego de Pantoja,1571—1618)竟为历史的尘埃所湮没,直至张铠教授写出《庞迪我与中国》一书以后,人们才开始对庞迪我的生平和业绩重新做出评价。在汉语的教学上,也停步不前。我记得,当我在上个世纪70年代末在西班牙开始学习中文时,大家认为这是一件不可思议的、很遥远的、甚至是疯狂的事情。在80年代初期,也只有两所官方语言学校在教授中文。

现在终于到了“回到”中国的时代。所谓回到中国,我的意思是,有许多共同的纽带将我们与中国连结在一起,其中包括我们使用着地球上广泛使用的两种语言,而且两国学习对方语言的热潮正浓:

在中国,与西班牙及西班牙语美洲关系的发展,催生了中国对西语人才的需求。近五年中国教授西语的大学从25所增至近50所。在西班牙,在不到三年的时间里已经成立了4所孔子学院,并且在不久的将来在马德里将会设立中国文化中心。

西班牙21世纪对外政策的目标之一就是扩大在亚洲这一区域的影响。为促进中西两国间的了解,这才在北京建立了塞万提斯学院,并于2007年举办了中国西班牙年。

在此,我想感谢中国政府对塞万提斯学院的支持与认可在最近得到了充分的体现,温家宝总理访问了塞万提斯学院在马德里的总部,并发表了重要的演说。

我还想强调一下,我们进入中国是希望成为连续两大洲的文化交流的桥梁,为增进双方的了解而贡献力量,并使两国人民都从中受益。

今年恰逢西班牙内战70周年纪念,我们举办了关于西班牙内战期间国际纵队中国支队英雄事迹的研讨会。我们还将举行关于被保护的艺术品的共同经验。由中国著名戏剧导演改编的《唐吉可德》也即将演出。

今年也是西班牙著名耶稣会士、东西方文化交流先驱者庞迪我踏上中国内陆的410周年。大象出版社将把《庞迪我与中国》一书再版。对此我非常高兴。希望今后我们能为加强中西两国的文化交流做出更大的贡献。

易玛·孔萨雷斯·布依,北京塞万提斯学院院长

后记

在前言中,笔者曾谈到所以要奋力写作《庞迪我与中国》一书的原因。而该著作的最终完成,我却不能说完全是由于我个人努力的结果。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宽松与温馨的学术环境为我完成庞迪我研究提供了根本性的保障。西班牙外交部为我创造了前往该国进行学术考察的机会,使我终于接触到一些有关庞迪我生平与业绩的宝贵资料,而且正是这些资料,使庞迪我的历史形象变得更为清晰和丰满起来。在本书写作的过程中,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的孙家垄、北京外国语大学的刘健、中国科学院自然科学史研究所的韩琦、中国军事博物馆的李斌、台湾淡江大学国际研究学院的熊建成、台湾清华大学历史研究所的黄一农以及西班牙国立图书馆的玛利阿诺·阿尔比略斯·费尔南迪兹(Mariano.Albillos Femandiz)、托莱多主教苏阿莱斯-德尔比亚尔(Suares del Villar)、巴尔德莫罗本堂神甫赫苏斯·埃雷罗(Jesus Herrero)、托莱多传教省档案馆的何塞·托雷斯(Jose TorTes)、西班牙哥伦布到达美洲500周年纪念委员会秘书长梅塞德斯·巴劳(Mercedes Palau)、台湾大学的鲍晓鸥(Jose Eugenio Borao),尤其是西班牙驻华使馆文化专员易玛(Inma Gonzalez Puy)小姐,他们或给我提供了有关的研究信息和资料,或给我以宝贵而又切实的帮助。在此我对他们表示诚挚的谢意。还有一些人的名字我没有写在这里,但当他们读到《庞迪我与中国》这部著作时,他们会感到他们正是我要真诚地感谢的人。

《庞迪我与中国》一书是由西班牙政府资助,用中文和西班牙文同时出版的。西班牙驻华大使胡安·莱尼亚(Juan Lefla)先生在这方面起到了关键性的作用。大使先生还为《庞迪我与中国》一书写了序言,使该书得以增辉,这是我们深为感谢的。